昵称没想好

写文只为自己开心
能让你开心就最好了

似词穷一般(一)

有一个楔子,但不看也不影响这章的阅读,想看的可以戳我头像向下翻


叶修解开衬衫最上面的纽扣,缓缓呼出一口气。


出门前自家弟弟和老头子携手强迫自己穿上的衬衣,此刻像柔软的绳索,勒得喘不过气。


他抬起手,揉散眉宇间郁结的几分烦躁。自家的事,没必要给即将见面的队员带来不快。


又是一副懒懒的样子推开会议室的门。


欣赏座位上的人震惊的表情带来的愉悦,弥补了刚回家就被赶出来的郁闷。


群情激愤的吐槽是意料之内的事,他神色不改地听着,眼神默不作声地转向右侧第三位上坐的人。


许久未见,即将作为战友和自己并肩亮剑世邀赛的国家队队长,会有什么反应呢?


察...

【叶喻】如词穷一般(楔子)

喻文州推开便利店的玻璃门,叮咚作响的铃声惊动了柜台后打瞌睡的姑娘。缓步走到收银台前,开口向姑娘要了包烟。他皱皱眉,声音沙哑得把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
初次抽烟的决定做的匆忙,没有指定烟的牌子。姑娘迟疑地问:“随便吗?”


他嗯了一声。姑娘转过身,打量着货架上五彩斑斓的品种,又瞧了一眼喻文州,替他挑了包不那么呛的。


“要打火机吗?”


喻文州点头。


扫描条形码的红光一闪,价钱出现在屏幕上。他掏出手机,扫码付款。将桌上的烟和打火机攥在手里,抬头冲姑娘微笑了一下,推门走到街上。


接近凌晨,街上行走的人稀稀落落,除了几个还在对瓶吹的大排档,商铺大多都关了门。月亮挺暗,电线杆上...

突然想要一个弟弟。

小时候挺乖,脸颊软软的,秀气得像个小女孩。奶声奶气地喊哥哥姐姐,糯糯的声音能让你从耳边软到心尖。身体暖暖的,小小的一只,冬天抱在怀里能够取暖,像个小火炉,小太阳似的。

长大了瘦瘦高高的,虽然不比小时候可爱,但骨架够硬,能趴在他肩膀上哭诉被谁谁谁欺负了。有些不爱说话,但是我说什么都会应一句。可以带到朋友面前,一揉他的头发,骄傲地介绍,这是我弟。他可能会嫌弃揉他头发的手,但一定不会躲开。

数学卷答案上的摸鱼

滴——练字卡

找文

之前在ao3上看到一个太太翻译了白夜White Nights ,是一篇abo的长篇,Alpha北方公爵Erik和omega南方Charles,但是只翻译了一半,球球姐妹们帮忙发一下翻译完整版的链接或原文链接。看文卡在关键地方太难受了😢

【叶喻】只是朋友(记梗)

听了陈翔的《只是朋友》后,随手码的段子,有可能写成长文


没开灯的屋子很暗,唯一的光源是电脑屏幕上挂着的聊天窗口。


叶修深深吸了口烟,郑重得像是做了个关乎人生大事的决定,双手摆上键盘,键帽起落,输入框里出现了字。


“文州”,不对不对,太亲密了,飞快地按了两下删除键,试图掩饰过度关心。


“喻队还好吗?”平平淡淡的语气,把难以抑制的担忧改成随口一问的随意。


轻点回车,文字发送。叶修把叼着的烟摘下,掐灭,扔进垃圾桶。

乔x柯谨

  那时,暖阳下有你,微风里有我。


  1.


  渐入深秋,落叶乘风翩然而下,在根部堆了一层又一层。梅兹大学的校道清扫机器人似乎怎样都扫不尽秋天的请柬,忙忙碌碌来回穿梭,走路看书或玩手机的学生一不留神就会撞上一个,呆呆的机器人道歉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
  乔小少爷一手撑着脸颊,另一只手肘压在摊开的仿真书页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电子笔。正当中年的教授在阶梯教室最前端讲课,敲着讲台划重点,厚重的声音传到后排,带了些嗡嗡的余韵。好不容易挨到教授布置完作业,说了句下课,乔急匆匆地把课本等一干上课用品撂进包里,抓着包就开溜。


  乔随手把包往肩上一搭,快步穿过林荫道,走到法学院的大楼

浮生好梦 算来多是窃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《葬花词》黄诗扶

©昵称没想好 | Powered by LOFTER